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区域经济学人~郑小平的博客

自我表述,以文会友。

 
 
 

日志

 
 

首篇论文是怎样写成的: 东瀛求学追想录(9)  

2010-11-12 19:24:46|  分类: 回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九月在北京遇上一位阔别二十多年的大学时代的老同学。他现在在国内学术界从事研究工作,是区域研究的专家。交谈中,他告诉我以前曾经看到过我在1990年发表在英国的专业杂志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A (简称EPA)上的一篇论文。那可是我在国际专业杂志上公开发表的第一篇论文啊。我听了很高兴,情不自禁地回想起那篇论文是怎样写成的过程。这里把这些经历写出来,一方面想自己温故知新一下,另方面也期待对相同专业年轻学子有参考意义。

记得那篇论文是关于服务型产业的发展对城市空间结构影响的一个经济理论分析。论文主张服务型产业的发展会带来制造业向郊外重新布局,导致分散型空间结构的出现。在对市场均衡进行结构稳定性分析之后,论文指出城市空间结构从集中型向分散型转型中有可能失去均衡(equilibrium)而产生灾变现象(catastrophe)。这种可能性主要依存于城市居民收入和交通成本的变化路径。刊登这篇论文的杂志EPA,当时是登载区域科学研究成果的主要国际期刊之一。能够在EPA上发表自己的首篇论文,自然感到高兴和幸运。

不过,首篇论文的写作并非一帆风顺。记得在写作这篇论文之前的1987年初,我是硕博连读五年一贯制课程的二年级研究生。按照课程的规定,我已写完了一篇相当于硕士论文的文章,当时称为SYE(Second Year Essay)。但是,SYE审查委员会的教授们都只给了“良好”的评价。我当时的导师M教授也尖锐地指出,论文没有net contribution(纯的贡献)。这篇论文就没有再作修改投稿到国际专业杂志上去。

现在反思这篇SYE论文没有成功的教训的话,我觉得,当时虽然已经学习了诸如理论经济学、城市经济学、区域经济学以及计量经济学等基础科目,专业知识的掌握还只停留在表面上。对经济学理论的理解很肤浅,只会拿教科书上的一些公式或原理做些应用和解释。当时阅读的许多专业杂志上的论文,也大都是似懂非懂,没有消化透彻。更重要的是,当时还没有真正理解经济学理论模型的意义所在。对其中的内生变量和外生变量的含意,以及分析求解的方法和套路,几乎一窍不通。

而且,当时的自己并没有现在这样明确的认识。凭着自己一心求取博士学位的满腔热情,从研究生三年级开始,便展开了各种各样的摸索和尝试。现在总结起来,做的比较对路的有以下几条。首先,在阅读大量专业论文时,力求精和深。记得当时自己每周都要精读一两篇专业论文,博士读下来后发现,读过的论文叠在一起约有一尺高了。有时,对经典性的论文,需要把其主要定理和公式自己推导证明一遍。现在想来,那时才是真正理解经济学理论模型真谛的开始。

其次,留心注意现实中的城市和区域经济的变化趋势,找到和发现一两个既有理论意义又有现实意义的命题。比如,当时自己对城市经济中的服务型产业很感兴趣,因此,经常在考虑其对城市经济会发生什么影响的问题。找到这样一个命题后,不妨紧紧抓住,时刻作为自己思考时的出发点。有时候,问题考虑得过于复杂时,往往自己也难以自拔。这时就需要想想自己原先的出发点是哪儿。结果,服务型产业最后成了自己首篇论文的关键词之一。

再次,在阅读和思考的同时,需要持续不断地尝试研究分析,不怕建模失败和重新再来。我现在仍然记得,那时自己曾经建模分析过城市阶层系统的形成问题,但是其中关键的概念没有找到经济学理论的依据,该尝试没有成功。后来,自己又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建立了一个模型想分析城市产业布局的动态变化规律,但是被导师指出了一个致命的矛盾而告失败。

最后,就是要经常听取导师的意见和参加小型的学术报告会。记得当时的导师很忙,我基本上是每个月去拜访他一次,一次两个小时,向他汇报研究的进展情况。导师是城市经济学的专家,早年在美国从师Robert Solow, 他可以在听我讲五分钟后就指出关键的问题所在。还有,当时所在的研究生院里,每周都有一次小型的学术报告会,由来自日本各地或者是欧美的学者介绍他们的研究成果。虽然有些研究不是自己兴趣所在,但是多少有触类旁通的效果。

经过了将近大半年的不断摸索和尝试,我记得在1987年9月里得到了一些灵感,建立了一个以服务型产业为中心的城市经济模型。然后参考精读过的几篇关于多中心空间结构和经济系统稳定性分析的经典论文中的方法,对服务型产业的发展可能带来的空间结构进行稳定性的分析,终于得到了一些前面介绍过的有意义的结论。导师听我介绍之后,一反以往经常否定的姿态,认为模型已经没有致命的矛盾了,结果也有新意。

       以后,我再参考导师的意见,对研究作了进一步的改善,然后归纳写作成英语论文。我在研究生院的小型学术报告会和其他几个正规学术年会上宣读过这篇论文,前后又得到许多学者的批评和指正。在把论文投稿给EPA后,又接到编辑和盲审员的许多质疑和纠正。从论文初稿完成到正式出版,又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其中又有许多经验教训,以后有机会再来温故知新吧。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