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区域经济学人~郑小平的博客

自我表述,以文会友。

 
 
 

日志

 
 

回归之前的香港旅行  

2011-07-22 16:45:00|  分类: 回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来日本后第二次去第三国(地区)的旅行,是在1992年7月去香港的出差。那时,香港还没有回归中国,是英国主权控制下的殖民地。为了踏上这块土地,我曾去位于东京的英国大使馆,如同一年前办理去英国签证一样,申请进入香港的签证,等了一个月才获得批准。

当时,我仍在日本的一家民间综合研究所做研究员。那年,研究所为了从亚洲各国获得更多咨询调研委托业务,成立了亚洲市场开拓调研项目。记得中国正处在邓小平南巡讲话阶段,改革开放还没有加速,经济也算不上正式起飞。亚洲市场的开拓范围主要限定在亚洲“四小龙”上。我一边从事日本国内的城市和区域开发建设咨询调研工作,一边参与了“四小龙”之一的香港市场的调研工作。

在直接去香港调研之前,我走访了一些在日本的与香港经济有关的机构。其中最大的收获来自于香港贸易发展局驻东京办事处。在那儿,我得知发展局打算在日本搞一个关于日本人对香港印象的大型问卷调查,便立即把这一消息带回研究所。研究所便派出搞问卷调查的专家小组参加该调查的投标,并竞标成功。该调查成为研究所亚洲市场开拓调研项目中第一个取得经济回报的案例。

在日本企业中,因公出差一般都要充分安排出差业务,即不能随便“游山玩水”。按照这一习惯,为了实质为五天的香港出差,我事先联系好了十家公司和单位作为调研访问的对象。即基本上每天上午和下午各走访一个地方,时间上排得满满的。这个出差计划很快得到了研究所上司的同意。

1992年7月19日,我从成田机场搭乘国泰(Cathy)航空的飞机飞往香港。五个多小时后,到达香港的启德国际机场。那时的机场位于城市中心的九龙城区附近。飞机接近机场时,可以看到建筑物过于密集的九龙城区就在鼻子底下,感到有些惊险。启德机场后来在1998年关闭,同年位于大屿山人工岛上的新机场开始启用。

从启德机场出来,乘出租车穿过海底隧道登上香港岛,到希尔顿酒店入住。该酒店据说在1995年停止了营业,此后在香港就没有了希尔顿酒店。因此,曾在香港的希尔顿酒店下榻,成了一个有意义的经历。我选择该酒店是因为其地处香港CBD附近,交通颇为方便。其不远处好像就是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的大楼,其外表钢筋结构暴露,建筑风格独特。附近好像还有中国银行大厦,节节高升的建筑造型,既是香港的一个标志,也是当时中国大陆对香港影响的一个象征。

在香港逗留期间,我曾去访问过当时的新机场工程统筹署,了解了新机场规划的进展情况,也去过香港贸易发展局的总部,收集了香港与日本贸易发展的资料。其中有一天,台风来临,当地的气象台发布了台风警报。按规定,所有的机关企业好像都自动停止了上班。我事先联系好要去一家单位的访问也被取消了。对方单位也没有来协商联系,使我感到与日本的商业行为大不相同。

总的说来,我在香港的出差基本顺利。其间的调研访问都是一个人完成的,略有“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之感。在离开香港的前一天晚上,我访问过的一家城市规划咨询公司的总经理邀请我与他的两个朋友共进晚餐。那顿晚餐好像是在尖沙嘴闹市区的饭店里吃的。那两位朋友分别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大学教授。后来,那位美国教授还来日本访问过,我们在横滨重逢。而那位澳大利亚的教授以后经常在国际区域科学学会上见面。

那时香港通用的语言主要是英语和广东话。香港大多数公务员和白领阶层好像都不太会讲普通话。我在那儿调研访问时用的语言主要是英语。另外,那时在香港看到的大陆游客也非常稀少,中国企业的影响也极其有限。那时的香港之行,让我看到了一种在亚洲发展起来的但不同于日本的市场经济的繁荣景象,同时也使我直觉地感到,当时人均GDP刚过400美元的中国大陆也完全应该和可能建立起这样的一种市场经济体制。

  评论这张
 
阅读(16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